点击关闭

优秀课堂-开展主题教育就是让官兵记住红色历史、光荣传统

  • 时间:

【滴滴上调价格】

緊接著,馮子傑講述了一個令他印象頗深的場景。去年底,旅隊舉辦“乾陸戰事業、當強軍先鋒”演講比賽,執行也門撤僑任務的“優秀班長”張德忠、扎根基層26年的“鐵甲先鋒”莫士亮、中美澳聯演“勇氣勛章”獲得者陳琪等官兵登臺,講述自己執行任務的經歷時,臺下戰友鼓掌鼓得最響。

某隊學習室的一幕讓記者眼前一亮:幾名官兵圍坐在一起,手持平板電腦觀看強軍短視頻。看完短視頻後,代理隊長郭如丙侃侃而談,講述紅色歷史,鼓勵官兵弘揚傳統、苦練本領、建功立業。戰士們眼神專註、頻頻點頭,顯然是“聽進去了”。

開口詢問,反饋出人意料:雖然網絡媒體課堂深受追捧,但官兵點贊最多的是授課人郭如丙。在正連職崗位幹了快6年,郭如丙從未因個人進步暫遇瓶頸而影響工作幹勁。去年,擔負某項比武籌備任務後,在缺乏教材和系統培訓的情況下,他既當參賽隊員又當教員,起早貪黑,刻苦鑽研,將預先集訓隊抓得有聲有色。

事實的確如此。該旅宣傳科科長馮子傑拿著一份主題教育的階段性總結材料告訴記者,他們緊貼部隊動散實際,創新了不少教育方法手段,例如打造帳篷學習課堂、訓練流動課堂、駐地實踐課堂、網絡媒體課堂和自我學習課堂“五個課堂”,建立集強軍網、互聯網、智能終端“三網覆蓋”的教育網絡等等。

這份精心準備的材料,可謂亮點頻現、創意十足。然而,紙上得來終覺淺,深入基層探訪,記者卻品咂出一番不同的味道。

帶著濃重鄉音的馮宗玉似乎離優秀教員的標準有不小差距,但戰士們告訴記者,他們“最愛聽指導員講的”。

重覆或許就是一種有效的形式吧!記者這樣歸納。

身教重於言傳。教育者的品行往往勝過千言萬語。這時,鏗鏘的連訓又在耳畔響起:我是一顆上膛的子彈,時刻準備著!

“你們可找錯人啦。”面對採訪,武裝偵察連指導員馮宗玉有些難為情,因為自己不是優秀“四會”政治教員,並且自認為“講課太正,缺乏新意”。

聽說海軍陸戰隊某旅是今年主題教育的先行單位,調整改革後,他們在任務壓茬推進、全域多點用兵的情況下,實現了“兵撒萬里不迷航”,記者預感一定會有不少“活魚”。

“如果只從錶面理解,開展主題教育就是讓官兵記住紅色歷史、光榮傳統,那麼通過一遍遍重覆,把知識點灌輸進大腦里就行了。但實際上並沒有這麼簡單。”該旅領導的一席話引發記者一番思考:紅色基因是要融進血液、註入靈魂的,僅僅靠背記式的簡單重覆,又怎能啟迪一個個鮮活的靈魂,打開一扇扇獨特的“心門”?

“我是一顆上膛的子彈,時刻準備著!”每天晚點名,馮宗玉都要帶著大伙兒喊兩遍連訓,雷打不動。這樣的教育看上去沒啥新意,不過官兵每次都喊得震天響。

為啥?教導員盧俊飛舉例為證:野外駐訓,晚上氣溫達零下20多攝氏度,儘管戰士們住的帳篷很分散,但馮宗玉堅持每天查鋪查哨,一處點位不漏;海上游泳訓練,馮宗玉總是拖帶著綁有連隊標牌的大號救生圈,游在隊伍最前面。

且問且行,我們無意間看見,在道路兩旁的燈箱上赫然展示著:“刀鋒戰士”馮宗玉。在該旅,這個稱號只授予最優秀的陸戰隊員,能獲此殊榮的每年不到10人。

“郭隊長講的課,我們信。”班長周文煒告訴記者,以前,也有一名幹部做過類似授課動員,他在臺上呼籲戰士好好乾,臺下卻琢磨自己轉業以後怎麼辦。雖然那次授課看上去高大上,但戰士們聽了根本沒啥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