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油气外商-真正对外资放开了石油天然气的勘探和开发权利

  • 时间:

【网红男孩来华留学】

國建表示,像殼牌、道達爾等規模較大的國際能源公司,有很多已經關註國內天然氣領域的相關數據很久了,相信不遠的未來會有進一步的動作。外資巨頭的進入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上游、下游參與者多了,相應的產量、還有下游利用領域也都會帶動發展。特別是上游,目前如果沒有實質性的改革政策,很難有民企能占到市場份額,但外資巨頭還是有一定的競爭力的。

近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佈了《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9年版)》(以下簡稱“負面清單”)。

國聯證券發佈研報表示,從能源安全的角度來說,一方面需要加大油氣勘探開發力度,擴大海外權益量以及進口來源;另一方面可以通過煤化工、天然氣等替代部分原油需求來降低供應風險。

國建認為,外資的加入勢必會造成兩方面的影響,一是國內自產增量會更明顯,自供能力更強,減少對進口能源的依賴,二是促進油氣行業的市場化屬性更加明顯。此外,國建進一步表示,外資企業的加入,對於下游的天然氣利用領域也會產生一定的利好。

劉廣彬進一步表示,對於外資的吸引力,除了負面清單去除限制以外,另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國內的天然氣市場化改革,成立國家管道公司,並準備向第三方公平開放基礎設施,隨著管道限制的逐漸解除,對於天然氣企業比較棘手的運輸顧慮也將逐漸消除。

“國內目前正在進行中的市場化改革,就是要放開兩端,管住中間。目前這上下兩端還都是主要以三桶油為主,要實現市場化就需要更多的市場參與者。”卓創資訊天然氣行業資深分析師國建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劉廣彬則認為,對於油氣行業的對外開放,除了上面提到的管道的使用問題以外,還需要考慮到包括探礦權重疊、採礦權轉讓、資源的購買等配套文件的執行問題,此次天然氣上游領域的開放,勢必會促進天然氣產業上中下游的一體化發展。

對於此次負面清單中去掉了外資進行油氣勘探需與國內企業合作的限制,劉廣彬認為,中國是近幾年以來全世界天然氣消費增速最明顯的國家之一,外商很清楚未來中國天然氣市場的發展前景,此次限制的解除對於外商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目前天然氣下游領域雖然市場參與者很多,但是主要還是受政府管控的,比如像主要的幾家,港華、華潤、新奧、中國燃氣等等。”國建補充道。

劉廣彬還表示,很多外資企業掌握了頁岩氣開發手段,隨著行業對外開放,更多的新技術和新設備可以參與到中國的頁岩氣勘探開發中,對於我國的天然氣上游領域發展有很好的促進作用。同時,外資進入後會使行業出現鯰魚效應,有助於推動天然氣成本的降低。

隨著我國油氣改革的不斷推進,相關配套措施的落實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國建認為,政策的落實就是看可行性。此次勘探權的放開算是上游放開的第一步,第三方如果真的要參與上游領域,首先還需要企業能拿到區塊,然後才能勘探,勘探結束才能夠開采,才能談到中游的運輸及下游的銷售,所以勘探權放開是否能夠發揮真正的作用還取決於中游管道的使用及能否公平拿到區塊等一系列要素的配合。

《證券日報》記者註意到,與2017年發佈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2017年修訂)》相比,新版本的負面清單中,取消了自貿區內外商投資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限於與中方企業合資、合作的限制,真正對外資放開了石油天然氣的勘探和開發權利,這也是中國首次對外資全面開放油氣產業上游領域。

另有分析人士對記者表示,由於國內天然氣市場有自由的價格體系,所以對國內天然氣價格的影響存在很多因素,引入外資短時間內的價格走勢很難預見,但就長期來說,有了新的投資者、參與者、採購者,勢必會有利於降低成本。(見習記者 李 正)

卓創資訊天然氣行業資深分析師劉廣彬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從供給總量上可以看出,我國原油及天然氣的對外依存度還是很高的。而從世界原油產出數據來看,14個OPEC成員國5月份原油產出較上月減少23.6萬桶/日。

縱觀國內原油和天然氣資源的供需面,目前的形勢並不樂觀。中信建投期貨近日發佈研報顯示,OPEC的原油生產大戶沙特的減產意願非常堅定,預計2019年下半年OPEC原油供應或繼續收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