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投资金融-戴志康在证大25年大会上表示:“金融是我们的老本行

  • 时间:

【国内油价或上调】

而張志平、張高波和戴志康,堪稱海南早期金融改革的重要人物。

根據工商信息顯示,富島資管的法定代表人是張志平,直到2003年1月,法定代表人才變更為時任海南省證券公司董事長的文哲。

當證大金牛增長凈值虧損超過20%時,投資人才聽說負責證大金牛增長投資管理的基金經理不是朱南松,而是另有其人,正是彤道投資。

根據東英金融官方顯示,1996年,張志平加盟東英金融,並擔任集團主席。其實,在同一年,張志平剛剛履新中國證監會首任機構監管部主任。對於為何短暫任職便離開證監會,至今仍然是個謎。不過,張志平任職東英金融僅四年,便讓東英金融成為當時香港最活躍的保薦人之一,2000年保薦的上市公司占當年全港上市公司8%。

對於另外一個重要人物張高波,其與張志平、戴志康並非同學關係。其歷任海南省省長秘書、海南省政府政策處副處長、人行海南省分行金融市場管理委員會副主任、海南省證券交易中心理事長。

由此,證大地產十年黃金期正式開啟。

從承諾兌付到投案自首,戴志康只用了19天。

雖然一度將萬科作為學習對象,但是戴志康多年後曾說了這樣一句話:“我學不了萬科,也學不了雅居樂。”戴志康的成功在於他純粹地從消費者角度探求人們內心最本真的需求,去理解如何做房地產。通過賦予樓盤人文氣息,把房子營造成家園,讓人“詩意地棲居”。

此前的8月12日,上海證大集團旗下P2P網貸平臺撈財寶在官網發佈公告,稱因撈財寶存管合作方華瑞銀行自身業務調整,華瑞銀行單方面決定在2019年8月13日起終止存管合作。新的存管合作開展需要時間,在無存管的情況下,基於合規要求,撈財寶平臺停止新增業務。

另外,證大金融的主要網貸平臺“撈財寶”早在2014年就開始上線,根據官網信披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7月底,該平臺累計交易金額296.38億元,借貸餘額49.96億元,當前出借人數據28031人,當前借款人數92853人。平臺逾期相關數據均顯示為0,累計代償金額為1.96億元。

“地產只是玩票,金融才是老本行,金融本質就是杠桿。”戴志康此前的一句話體現了其對金融和杠桿的熱衷,但杠桿也讓戴志康潮起潮落並最終跌落神壇。

私募第一人再崛起無論是歸功運氣也好,能力也罷,戴志康曾多次公開表示“自己最成功的一次還是‘國債327’那次”,而成功的標誌則是攫取到豐厚資本。隨後,有“中國私募第一人”之稱的戴志康轉型地產商,起初他仍然憑藉文化包裝獲得了成功,但之後收購外灘樓王失敗,亦讓戴志康元氣大傷。

而戴志康也公開表示,自己最想做的還是文化,依托房地產孵化的喜瑪拉雅中心於2006年動工建設,2010年正式落成。就戴志康自己而言,伴隨著中心的落成,地產板塊乃至整個集團的發展都達到了一個頂峰,可以說是攀上了“世界屋脊”喜馬拉雅。

戴志康是一個頗具上海味道的名字,即便是在香港劇集當中,“志康”二字的名字,通常也帶有最終成為商界大佬的屬性。

“南非陸家嘴”還沒建成,2015年2月,戴志康卻突然以總價12.507億港元,將其和女兒戴陌草持有的上海證大42.03%股份,全部清空,正式宣佈離開房地產行業。

不過,2002年,隨著富島基金與興沈基金、久盛基金合併組成久富基金,富島基金的歷史到此結束。而張志平也從2003年開始擔任香港上市公司東英金融執行董事兼主席,開始全力傾註東英金融各項工作。

“信托+定向增發”模式,曾經幫助證大投資撬動起巨額資金。然而,伴隨著“證大投資旗下某產品賬面浮虧近50%”的新聞引發業內關註,這塊業務亦成為引爆證大集團資金鏈的一顆炸彈。

受到當時地產宏觀調控政策影響,缺錢的證大集團因為信貸跟不上導致資本碰壁,最終不得不將外灘地王轉手。2011年底,證大集團先將外灘項目50%股權轉手給復星,後又聯手綠城將剩下50%股權賣給了SOHO中國。

創業初期資本市場是瞭解戴志康的一個關鍵詞。

與此同時,東英金融也同樣開掛。據東英金融集團網站的資料統計,自1995年至2002年12月底,東英金融集團共參與融資活動78次,融資金額達448.4億港元。其中包括方正(香港)有限公司、中國電信等多家知名上市公司。

2002年11月,顧衛軍將其在Giant Glory擁有的24%股權分別轉讓給了賀學初和戴志康。這樣,賀學初和戴志康也就各擁有Giant Glory股份50%。2002年11月23日,賀學初辭去了主席職務,戴志康成為上海世紀控股主席。2003年3月,戴志康收購賀學初持有的Giant Glory50%的股權,這樣戴持有Giant Glory100%的股權。Giant Glory共持有上海世紀16億股,50%的股權則是8億股,按照每股0.05港元的價格,作價4000萬港元。同時,Giant Glory與Peak Smart簽署協議,前者購入後者同意出售的5億股上海世紀股份(每股0.05港元),總共耗資2500萬港元。這樣戴志康通過Giant Glory持有上海世紀的股權由16億股(37.18%)增至21億股(48.72%),根據香港有關法規,超過30%之後,必須實行有條件全面要約收購。

戴志康在股票市場和地產板塊獲得巨大成功。尤其是富島基金在杭州(樓盤)投資的地塊湖畔花園,更是讓戴志康獲得了之後在上海扎根立足的事業基礎。

戴志康還說,證大公司確實在考慮對那些最後因為借款人逾期比較嚴重導致收到回款較少的出借人進行一定的補償。過去10年裡,普惠金融業務一直是集團的重點佈局,證大公司一直堅持投入,按頭部平臺來打造,但因為這次退出的事情,這種投入反而造成了集團很沉重的壓力。

但是,隨後證大金牛增長賬面浮虧一度接近50%,也就是說,浮虧最高達2億元。矛盾隨之而來,圍繞誰該為證大金牛巨虧買單,投資者、產品發行方信托公司與信托資金投資管理方證大投資均各有說法。

如果按照戴志康自己的描述,1990年至2010年的創業經歷正好是兩個10年,10年金融10年地產,從第一個10年來說,戴志康賺得盆滿缽滿。而對於2010年的第二個金融10年來說,戴志康經歷了幾次失敗,甚至從2012年的那次凈值崩盤開始,再到2015年資產被東方資產收購,種種跡象表明,戴志康的資本邏輯出現了問題。不過,嗅覺不再靈敏的戴志康沒有選擇收場,而是以更加激進的方式進行下去。

有媒體報道,今年3月7日,戴志康在其位於上海浦東石楠路上的證大集團會議室,向某渠道方進行過一場A股長期前景和產品發行的路演。戴志康稱其早已在A股市場中“重金入場”,並建議渠道方今年在向客戶方進行投資理財建議時,著力推介A股股票資產。不過,《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並未查詢到戴志康有關投資A股的消息。

張高波則於1993年低調成立東英金融集團公司(以下簡稱“東英金融”)。根據東英金融網站介紹,集團成立於1993年,總部設於中國香港,是一家“專門提供國際投資銀行服務”的公司。目前東英金融子公司包括東英亞洲有限公司、東英亞洲證券有限公司、東英金融有限公司和東英資源投資有限公司。

一線調查戴志康和他鮮為人知的“資本朋友圈”

彼時,記者來到證大投資咨詢的辦公地,辦公室內各處張貼著人事部指向箭頭,內部員工告訴記者,事情發生得較為突然,員工也是通過早上的企業郵件才知曉。而暫停業務以及後續的回款都要看監管的決定。

同日,撈財寶資產端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證大投資咨詢”)方面表示,根據政府監管要求將全體裁員。根據撈財寶相關負責人此前向記者介紹,證大金服旗下的證大投資咨詢是撈財寶的資產端導流合作方,向撈財寶推薦借款人信息。

在業內,戴志康一度被認為是資本市場呼風喚雨的高手。

2002年5月,四海互聯網再次配股集資1.12億元,用於購買上海證大的房地產項目。2002年7月,四海互聯網改名上海世紀控股,戴志康成為大股東和首席執行官,賀學初還是主席。根據當時的公告顯示,2002年9月29日,上海世紀控股全資附屬公司Ample Century以7000萬港元購置證大置業黃蘇東、朱南松、戴志峰三位股東的65%股權,證大置業股權結構變更為:上海世紀間接持股65%,證大發展持股35%,證大置業變身中外合資企業。

戴志康於證大25周年大會上表示:“作為地標性的城市人文建築,這裡承載了我們的文化理想,取得了廣泛的社會影響力,在文化上獲得了成功。但作為地產項目,喜瑪拉雅中心沒有給我們帶來直接的經濟回報。這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很重要的一點可以歸結為中心的建設‘太超前’。”那次大會,戴志康用大篇幅講了未來關於喜馬拉雅的設想。

張志平與戴志康有著怎樣的過往?作為新滬商聯合會的創始輪值主席的戴志康又與新滬商聯合會的資本大佬們有著哪些資本故事?

戴志康正是受張志平的邀請,才以海南省證券公司基金部經理的身份,開始了他的海南創業並創辦富島基金。1992年5月,富島基金成立,實收資本金6000萬元。其投資顧問公司是海南證大資產管理公司,後更名為海南富島資產管理公司(以下簡稱“富島資管”)。值得註意的是,富島基金和此前張志平創立的首只怡和房地產投資券有著同樣的發行範圍,即圍繞金融房地產。

“我們不留戀現今房地產上的這點漲幅,投資在其他領域漲幅肯定高於房地產,這一點沒有什麼遺憾。證大本來就不是房地產公司,將來也不是。對我而言,房地產只是‘客串’,是精神家園的建設過程,而這個過程我們已經完成了。”戴志康的這番話,似乎也透露出他對地產留戀,甚至直到去年,戴志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仍表示:“如果有機會仍然會回到地產業。”

1964年,戴志康出生在江蘇省海門(樓盤)市。1981年,他考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金融專業。1985年,他又考入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畢業後,戴志康順利進入中信銀行(601998,股吧)並擔任行長辦公室秘書。

2019年上半年,戴志康突然高調宣佈重返A股市場。他在微博上表示,A股市場將迎來一輪長期牛市,並且將“掀翻”2015年前一輪牛市的最高點,即5178點,這讓業界頗為詫異。

8月16日,撈財寶發佈公告,稱平臺成立良性退出專項工作小組,集團建立支持工作小組。戴志康還在公開信中表示,有出借人希望其或集團馬上拿出幾十億元現金來代替借款人為大家做兌付,但證大公司短時間內沒有能力去做這件事情。

戴志康有著豐厚的人脈,圍繞在他身邊的有一個兼具各種光環的朋友圈。光芒聚集之處,有時也有不一樣的故事。

上世紀90年代因為金融賺到第一桶金的戴志康又將目光投向了金融,二度轉型金融,其實已經凸顯戴志康“缺錢”跡象。不過,正如準確判斷當年房地產春天到來一樣,戴志康也準確判斷出私募基金的崛起。記者通過梳理證大投資早期發行的私募產品可以看到,證大投資是國內最早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之一,由有私募教父之稱的朱南松擔任總裁。其官方網站的資料顯示:“截至2011年三季度,公司總的管理資產逾70億元,其中陽光私募逾60億元,海外產品逾3800萬美元,國內專戶5.4億。”

今年9月,上海公安經偵部門發佈消息,證大在未取得國家相關金融資質許可的情況下,通過旗下“撈財寶”線上理財平臺(上海證大愛特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證大財富”線下理財門店(上海證大大拇指財富管理有限公司)向不特定社會公眾非法吸收存款。案件現在進一步偵查中。最後經證實,涉案人員戴某康、戴某新分別為證大集團董事長戴志康及其侄子上海證大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總裁戴衛新。

1991年開始,張志平主導了海南省證券公司股份制改革,根據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資料顯示,海南省證券公司註冊資本金3000萬元,1994年變更為1億元。張志平還創立了海南金融的多個“首個”,首創中國第一個房地產投資券怡和房地產投資券;創立了全國第一批老基金之一的富島基金;承擔中國第一家溢價發行股票的承銷工作等。

在業內人士看來,隨著自貿協定的推進以及國家大力倡導“走出去”戰略,中國企業加大海外投資已是大勢所趨。證大集團曾對外表示,證大在退出房地產業務後,海外市場的消費品以及資本品是其未來重要的戰略佈局方向之一。“未來,在快速消費品和食品方面,中國需要向全球進行採購以滿足自身民眾的需求,這是證大看好的戰略領域。”然而,上述行動隨著2015年戴志康再度調整戰略而“沒了下文”。

新滬商聯合會是誰?新滬商聯合會成立於2008年,是由在滬知名民營企業和工商界的精英人士組成的民間商會,商會打破了地域和行業壁壘,聚集了一批商界精英和社會名流。現有1000多家會員企業,遍及全市各個行業和領域,包括:復星集團、杉杉集團、鵬欣集團、證大集團、亞商集團、綠地集團、磐石基金、CXC創投、紅杉資本、易居中國、紅星美凱龍(601828,股吧)、申通快遞、攜程旅行網、均瑤集團、源星資本、旭輝集團、中銳集團、永達集團、銀都集團、零點集團、嘉御基金、中房置業、恆大集團、駿合集團、致達科技、小南國集團、月星集團、春秋航空、三盛宏業、鹿鳴谷、商海通、海銀集團、長樂集團、雲鋒投資、辰野投資、嘉誠投資、瀚葉投資、華澳投資、振龍地產、報喜鳥(002154,股吧)集團、三湘印象(000863,股吧)、七匹狼(002029,股吧)等企業。

2010年2月1日,上海外灘8-1地塊拍賣,戴志康看中了其背後的價值。但是, 雄心雖在,缺錢卻是現實問題。根據公開資料顯示,證大系銀行存款及凈資產總額僅為不到30億元,後來新記者雜誌在2013年7月刊登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戴志康只拿得出約10億元,還有接近36億元的土地款缺口和3.6億元的土地契稅及分期利息,並形容支出利息相當於每天向黃浦江扔10輛寶馬車。更緊迫的是,如果寬限期滿還不能繳款,土地就有被收回的風險,戴志康必須尋找“外援”。由此,戴志康的“朋友圈”復星集團和綠地集團開始現身助力。

從戴志康被宣佈刑事拘留,到新滬商聯合會“營救戴志康”的請求文件曝光,戴志康沒有任何“保釋”的跡象。與此同時,這份“請求文件”疑問頗多,例如連“取保候審”都表述成了“保釋”。除了文件內容值得推敲之外,新滬商聯合會官網未發表任何聲音,甚至新滬商聯合會官網都無法打開。

從創業之初到玩轉房地產,再到二度步入資本市場,這三段經歷戴志康都離不開“貴人”或者朋友的相助,唯獨涉足互聯網金融,戴志康開始“自己玩”,但終究折戟P2P。

在參與競購的中方企業中,一個財團由上海中房置業牽頭,主要成員還包括證大集團以及杉杉集團,這三家企業都有房地產的背景。這一財團雖然加入競購較晚,不過目前大有後來居上之勢。基德曼家族的土地再大,也無法運作房地產項目。這些土地深居內陸,只有150個居民生活其間。這筆生意的主要意義還是資產投資。

此後,圍繞外灘地王的著名官司,讓開發陷入僵局。而上海證大並未得到夢寐以求的高杠桿,在無法籌得第二期46億元土地款的窘況下,證大集團選擇將地塊股權轉讓給復星與SOHO。

1990年,在海南(樓盤)大開發的背景下,戴志康去了海南,後加入海南證券。1992年11月20日,證大公司註冊成立,戴志康在大師兄張志平的支持下,開始創業。被戴志康稱為大師兄的張志平,曾任中國人民銀行海南省分行行長和海南證券董事長。

2001年6月30日,時任國中控股(0202.HK)董事的賀學初聯手林衛東,組建Giant Glory財團,以7000萬元代價收購香港“南華系”的四海互聯網(0755.HK)90%的股權。賀學初作為Giant Glory的大股東,持股40%。四海互聯網原名四海旅游,早年其創始人梁海因為無力清償債務,控股權被券商斬倉出售給“南華系”的上市公司南華策略(0175.HK)。南華策略後改名南華信息科技,其通過全資擁有的Universal YieldLimited公司持有四海互聯網16.9億股,約44.5%。

此外,在證大集團25周年慶祝大會上,戴志康念了一連串名字,這些人都是對證大曾經給予支持和幫助的人。戴志康特別提到,“在證大創立之初給予支持的大師兄張志平。”

通過私募“吸金”,戴志康很快從地產投資失利的陰影中走出來。熱衷投資的戴志康,一度還將目光投向海外市場。與此同時,作為新滬商聯合會成員之一的杉杉集團亦浮出水面。在2015年宣佈將旗下土地等資產出售後,擁有百年曆史的澳大利亞基德曼(Kidman)家族並沒有料到,這筆生意會吸引到這麼多中國民企來參與競購。

二度折戟大環境下,互聯網金融興起;自身環境,幾次投資失利。2015年後,戴志康為證大集團重新梳理了三大產業:互聯網金融、文化和大健康。其中金融產業成為證大集團近幾年的主業。

創業之初,張志平為海南省證券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張高波為海南證券交易中心原理事長;戴志康為海南富島資產管理公司原總經理。而此前,張志平還曾任職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在金融管理司升至副處長後,到中國人民銀行海南省分行掛職。

對於為什麼選擇互聯網金融,戴志康在證大25年大會上表示:“金融是我們的老本行,2010年重新殺回金融時,我們選擇了對創新金融的探索,對互聯網金融提前佈局。今後,我們一方面要繼續加強和發展這塊業務;同時,我們的P2P平臺還要服務於藝術文化和醫療健康產業的消費升級,形成產業生態閉環。在這個閉環里,場景化清晰、風控容易、資金匹配容易,建立獨特的證大產融一體化系統是我們金融板塊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

“縱觀證大的歷史,創立之初,我們是一家投資公司, 20多年來,我們在金融投資方面,規模實現數百倍的增長,先後成為國內私募基金和P2P互聯網金融行業的引領者。證大從基金理財起步,先後拓展到私募、信托、小額貸款、藝術品投資理財、P2P互聯網金融等形式,發展成為以普惠金融為核心的互聯網金融產業公司。”戴志康2017年12月26日在證大集團25周年大會上如是總結。

2013年11月,上海證大宣佈以10.61億南非蘭特(當時約合8.38億港元)收購南非約翰內斯堡1600公頃地塊、4平方公里的濕地以及200幢歷史建築。戴志康曾對媒體宣稱,公司要投資80億~100億美元“建設成南非的陸家嘴(600663,股吧)”。

2010年4月,上海證大公告宣佈,上海證大與復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杭州綠城置業及上海磐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上海海之門房地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復地集團是大股東,擁有50%的股份,其他3家公司擁有50%的股份。

1998年,富島資管的一個投資決策讓戴志康尋覓到了下一個發展轉折點。而此時的富島資管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長仍是張志平。1998年,戴志康用自己的證大發展從富島基金那裡花了3500萬元將“湖畔花園”買了過來。結果,“湖畔花園”銷售非常好。戴志康後來回憶稱:“當時海南投資無非就是土地,投了之後往往爛尾,於是找了個人來打理這些地。這個人就是後來的綠城掌門人宋衛平。”

借殼上市 曾與綠地復星聯手從2000年開始,證大集團多次在浦東拿地,並相繼開發了聯洋社區、水清木華、大拇指廣場、喜馬拉雅中心等多項目。已經在資本市場摸爬滾打12年的戴志康重返資本市場。“借殼上市”成為戴志康未來兩年內的主要工作。

但是,2010年讓戴志康的地產路不得不再次轉型。

根據投資人向媒體透露情況顯示,對於產品風險,直到產品出了問題,投資人才知道其中內幕。“並不僅僅是股票價格波動的市場風險,而是在信托理財產品銷售環節被刻意隱藏的產品風險信息告知義務,明明信托募集資金是投向金兔基金(一隻全新的有限合伙制基金產品),為何要冠名為‘證大金牛增長集合資金信托計劃(1期)’,並用證大金牛系列產品以往業績招搖過市?明明是證大投資與彤道投資聯合管理投資證大金牛增長,為何在產品推介期間只有證大投資以往業績的介紹?”不過,最終相關私募基金均正常清算,隨著彤道投資轉型醫療行業投資,證大系的私募產品也銷聲匿跡。

不過隨著戴志康投案自首後,喜馬拉雅FM官方微博第一時間公告澄清,喜馬拉雅與戴志康涉案的四家公司無任何股權關係,無任何債權債務關聯,無任何業務往來。

據媒體報道,總部位於廣州(樓盤)的植物油生產商東凌糧油、擁有多家上市公司的上海鵬欣集團以及上海中房置業、證大集團和杉杉集團組成的財團都在爭奪這筆價值15億元人民幣的大買賣。民企出海投資已不是新鮮事,但令人關註的是,此番為何一眾中國民營企業集體相中了一個澳洲牧場?分析稱,中國競標者野心的根源是中國龐大的肉類市場需求,特別是牛肉價格和需求一路上漲,推動民企出手爭奪海外牧場和肉牛資源。

2003年4月22日,全面要約收購完成,總計收到4.09億股份之有效申請,占全部股本的9.44%,這樣戴志康擁有的上海世紀的股權約58.16%。就這樣,歷時一年多,戴志康的房地產公司借殼上市完成。後來,上海世紀控股有限公司更名為上海證大房地產有限公司。

此外,集團除了普惠金融業務之外,還有一些別的產業,需要一些時間來經營、發展這些產業,保持集團正常運營,只有這樣,集團才有能力為平臺良性退出提供持續性的保障。

但是,2011年12月29日,SOHO中國發佈公告稱:“旗下全資附屬公司上海長燁從綠城控股、上海證大和上海磐石手中以40億元的價格收購外灘8-1地塊50%的股權。”這個結果讓復星國際不能接受,並最終選擇訴諸法律。

起初的4億元募資,戴志康幾乎全部投向海利得(002206,股吧)、連雲港(樓盤)、旭光股份(600353,股吧)、綜藝股份(600770,股吧)、成發科技5只股票的定向增發,分別購買了530萬股、500萬股、450萬股、1000萬股、12.8625萬股。

與此同時,證大希望到香港借殼上市,通過中介機構,戴志康結識了賀學初。通過協議,戴志康從Giant Glory 其他股東手中購買了Giant Glory的36%股權,但賀學初仍持有40%股權。2002年3月四海互聯網另一全資子公司Best East向證大的水清木華公寓項目註資2000萬元,完成全部註資後,水清木華的股本結構為證大發展18.75%、戴志祥擁有56.25%、Best East擁有25%。

戴志康還表示,證大公司接下來工作的重心肯定也會放在債權資產的還款管理、催收上,但資產處置、回收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根據撈財寶官網顯示,截至2019年7月底,撈財寶累計交易金額為296.38億元,當前借貸餘額為49.96億元。

證大集團曾在業內被稱為“定增大王“,2010年,證大投資管理在朱南松的帶領下,旗下金馬、金龍、金牛、金兔四隻股權基金與天譽投資、上海天臻、上海天迪等“證大系”公司,在定向增發市場上四處掃貨。幾年的時間里,證大投資共發行了115只私募基金。與此同時,證大集團還與上海彤道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彤道投資”)有過短暫“甜蜜期”。根據天眼查平臺顯示,彤道投資成立於2008年,註冊資本金3000萬元,法人代表為騰衝。無論是騰衝還是彤道投資都鮮有公開資料。

戴志康並未辜負這樣名字及其屬性。在上海灘的十里洋場,戴志康披荊斬棘,終成一代“大佬”。然而,在2019年,他以自首的方式,身陷囹圄,自己的商業生涯自此按下暫停鍵。

根據公告顯示,戴志康將股權出售給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的全資附屬公司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相當於每股售價0.2港元,比每股凈資產凈值打了對折。

不過上述戰略話音還未落地,證大金服最早推出的“證大e貸網”於2017年已停止運營。此時,正是戴志康涉足商海的第30個年頭。

證大金牛增長集合資金信托計劃(1期)是由信托公司發行、證大投資擔任資金管理方的私募產品,總規模4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