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客島警察-金澤培:我想我們有很多愛國愛香港的人

  • 时间:

【社保】

但港鐵的確強化了協調措施。譬如說,9月6日暴徒要重新發動不合作運動,但警察早已在關鍵車站待命。若暴徒動手,警察可立時逮捕。

金澤培:全線來看,我們有一千多件不同的設施受到損壞,主要是閘機、攝像頭、消防設備。按站點來算,160多個站點中有88個即過半數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壞。

剛才所說器械損失大概達到幾千萬港元,的確損失嚴重,但港鐵的工作人員在執行附例的時候被暴徒欺凌的情況同樣嚴重。

從視頻來看,暴徒施暴時間很久,但實際上大概是五分鐘左右,因為很快警察就到了。警察一來暴徒就跑了,暴徒主要採取的是「游擊戰」策略。

金澤培:有關治安的工作由警察負責,具體由鐵路警區這個部門負責,他們派特定人手負責鐵路治安。若其人手不夠,還可從其他警察部門調動人和資源。

最後,我們還逐步增加了安保力量。安保團隊由原來100多人變成如今的600多人。

10、俠客島:港鐵是幾百萬人日常出行搭乘的交通工具,安全永遠是第一位的,如何保證其公共安全性?比如不允許蒙面,這有可能實現嗎?

針對逃票、乾擾港鐵設施等行為,港鐵一般依據香港鐵路附例來執法。但港鐵的執法主要是票控,即開罰單去罰款。

金澤培:其他工作人員在處理另外一個被打傷的站長的問題,她太太也在站裡工作。

金澤培:港鐵是特區政府76%絕對控股的一個公司。我們的使命是提供安全可靠的服務,維持香港的持續運作。

沒辦法,我們只能尋求警察幫助。但警察說,因為警察執法的規則是,三到四個警察去應對一個人,則當暴徒人數有50人時,需要150-200名警察前往才符合規程。

由於事發突然,一時間難以調度如此多的警察在很短的時間內到達某個地鐵站。

但就設施,估算財務損失達到幾千萬。雖然我們會搶修,但非常難,因為零部件是制的,訂做需要一段時間,保供應是有壓力的。

站裡面有兩幫暴徒,其中一幫罵他,還有一幫要打他,我們的同事在中間希望分開他們、別打起來。那一天晚上站長與她太太同時受傷。

1、俠客島:可否請您簡單介紹一下港鐵的身份背景?

這對警察執法也有幫助,因為暴徒的行動範圍暫時處在地鐵站內,則問題得以鎖定在有限的地方,便於警察高效執法。

12、俠客島:無論是您身邊的朋友還是同事,您感受到的社會氛圍是什麼?大家希望的是什麼?

金澤培:我想我們有很多愛國愛香港的人,希望愛香港的人都保持溝通、團結起來,拒絕暴力,給香港打開新局面。

近期的香港社會暴亂中,港鐵遭受重大衝擊。衝擊情況如何?港鐵如何維持秩序?風波平息後,善後工作如何進行?今後有何未雨綢繆辦法?

金澤培:我們也收集了一些資料預備給警方,但他們暫時沒有充足時間去處理。我相信如果有足夠證據,警方是會檢控的。只是暴徒不少是蒙面的,證據不一定充足,所以我們還在收集。

即便如此,第一步還是要止暴制亂,這樣才能有新的開始。

金澤培:舉個例子,對於8月5日的全港不合作運動,我們用以前警察部署的方法。但是他們(暴徒)在不同的站打亂我們的服務,包括攔著車門、讓車門關不掉等等。結果那天中午,11條線裡有8條不得不停運。

但警察告訴我們「外面很多人要回家,關了站他們怎麼辦?」所以那時我們提供了空載列車,把無辜乘客帶離沙田站。

但是基於目前的緊急情況我們自己也可以對乘客行為有一些限制,比如說不能帶危險的物品進站等。只是,限制他們的裝扮比較困難,這是一個模糊的空間,不太容易進行控制。

除此之外,我們還通過警方的風險評估,對車站營運做了細分安排。

針對上述問題,俠客島獨家對話港鐵總裁金澤培。親身經歷,一手資料,一起來看。

不過,我們現在與警察的配合愈發緊密,已經達到一定效果,安保佈防也更有效率,在應對升級的暴力衝突時,可以控制住局面。因此,我們已經把破壞程度和安全風險降低了很多。

金澤培:雖然我們也沒有很多的錢,但是我們的票價是另外有一個票價調整機制,依據公開方程式去計算,不會因為其他特別成本而增加。至於成本控制,這是港鐵自己的責任。

為什麼不採用票控?因為8月5日他們的人太多了,警察也沒辦法。如果採取票控,港鐵需要拿暴亂人士的身份證,但他們不給。

9、俠客島:剛才提到的破壞有幾千萬,這個代價是港鐵自己負擔嗎?下一步會票價上會有調整嗎?

比如若車站發生打鬥或其他嚴重違法行為,港鐵會即刻停運並封站。這意味著,暴徒他們不能通過港鐵逃去其他地方進一步滋事。

7、俠客島:如果增加安保團隊,能避免這種情況嗎?

金澤培:蒙面需要特區政府層面出台法律之後,我們可以執行。

11、俠客島:您怎麼看現在的香港局勢?

5、俠客島:在暴亂中,港鐵也遭受了不少損失,具體情況如何?事後怎麼處理?

另外,港鐵也拿到了禁制令。這意味著獲得了法院的支持。這對港鐵執法、警察在車站中執法而言,有心理上的幫助,對暴徒也有心理震懾。

來源:「俠客島」微信公眾號責任編輯:張岩

這就是外界流傳的所謂「港鐵專門給黑衣人開了一趟列車」的真實情況。

可是那天出現了一個問題,有一些暴徒看到有車就馬上跑進來,拉著車門不讓離開。最後列車離時可能有一半或者更多是無辜乘客,但參與示威的人也混在裡面離開了。

2、俠客島:港鐵以往如何維持秩序?

這意味著,如果對方反抗或不合作,港鐵並沒有權利對他進行人身控制,還是要訴諸警方。

4、俠客島:關於網上流傳的港鐵專門給黑衣人開了一趟列車的事情,是怎麼回事?

8、俠客島:風波平息之後,按照香港法律,港鐵要如何維護權益?

正因如此,前段日子的暴亂,堪稱港鐵過去40年從未遇到的挑戰。在應對過程中,港鐵自是有不盡如人意之處,市民也略有微詞。

6、俠客島:我註意到,葵芳站還是寶林站的站長被打,過程持續了一段時間,為什麼當時沒見到其他港鐵工作人員?

金澤培:我跟我的同事都已經很累了。一個星期,基本上七天連續不斷處理各種問題,為的是維持香港交通的持續運作。即便辛苦,但我們相信只要拒絕暴力、保持溝通,一切都會好起來。

金澤培:這個需要解釋一下。在暴力事件發生時,車站裡有很多無辜乘客。

3、俠客島:這次暴亂情況特殊,在維持秩序時是否遇到難處?比如8月5日那天,為什麼不可以用票控?暴亂中具體是如何控制局面?

那天特首去中環看的時候,一列6個售票機裡只有兩個正常運作,其他都在維護,其中有一個完全不能用。

金澤培:有幫助,有安保人員在,就不會再打起來。但即便如此,暴徒還在語言上做出欺凌舉動,比如講粗口,還很難聽。

正因如此,9月6日當天港鐵基本風平浪靜。即使有十多分鐘的延誤,但與停運八條線相比已是好得太多。

我記得7月14日在沙田站,很多人在打鬥。我們決定停運,因為不能把新的客人帶到混亂衝突的站裡面。

在香港,市民90%的出行依靠公共交通,而90%中有一半是靠港鐵提供服務,我們的持續服務對市民來說很重要。